您所在位置:首页  >  要闻 > 正文

南宁一团伙非法倒卖疫苗 价格便宜流向基层卫生所

2018-03-29 07:00 来源:南宁新闻网—南宁晚报 作者:周志英 蒋承文

棋牌娱乐国际 www.52mag.com   本是救命的疫苗,却成了某些人牟利的工具,通过层层倒卖,大赚黑心钱。日前,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对犯罪嫌疑人赵某、黄某云等13人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7年,并处罚金5万元至40万元不等。

  该案是关系百姓切身利益的药品安全领域的一个系列案件。据西乡塘区检察院披露,案件涉案人数之多,金额之大,持续时间之长,社会危害之重,影响之恶劣,令人瞠目结舌。

  案情有多大?

  主犯涉案金额高达214万元

  经法院审查查明,2012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赵某、黄某云、黄某兴、季某娟等13人在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私自买卖流感疫苗、肝炎疫苗等多个品种的疫苗,其中,涉案金额在50万元以上的达6人。被告人赵某和黄某云为夫妇,二人犯罪金额高达214万余元。

  在广西某医药有限公司担任业务员的黄某云伙同丈夫赵某,在没有取得相关经营资质的情况下,自2012年起向武汉、广州等地的季某娟、黄某兴、樊某、魏某等人购买流感疫苗、肝炎疫苗等多个品种的疫苗(指二类疫苗)及生物制品人血白蛋白等药品,之后再转手倒卖给其下家客户,每盒(瓶)赚取几元到几十元不等差价。

  作为下家的陈某艺、陈某纪等人又将疫苗转卖给他人,再次从中赚取差价。

  这一非法生意,直到2014年7月被市民举报才浮出水面。2014年7月25日,有群众举报赵某、黄某云涉嫌非法销售疫苗,南宁市公安局于当日立案侦查。

  2015年1月19日,赵某、陈某艺在秀厢大道恒大新城旁非法交易疫苗时被警方当场抓获。当晚,黄某云在其住处落网。同年2月4日,李某在白沙大道其住处被抓获;2月6日,陈某纪在南宁市被抓获;4月1日,陆某安在南宁市气象宾馆住宿时被抓获。季某娟、黄某兴等其余犯罪嫌疑人也陆续被抓捕归案。

  至此,该涉案人员多达13人的非法倒卖疫苗团伙被彻底摧毁。

  疫苗从何来?

  非法从医药公司或其他卖家进货

  该案中,作为上线的季某娟是主犯赵某、黄某云的主要供应商。这些疫苗从何来?又是通过什么途径层层倒卖?最终流入何处?

  据季某娟交代,她原是外省某生物医药公司业务员,与黄某云有过业务往来。后来,她从公司辞职,黄某云找她要货,她就直接打电话让老东家发货给客户?;蹩钍亲约合仁?,然后再将进货价给公司,自己从中赚取差价。

  季某娟说,疫苗有时是公司直接发货,有时是她打包寄给黄某云,按照国家冷链标准发货。但天气冷时,她就直接在冷藏箱或泡沫箱里装上冰排,用成人尿不湿隔开后,把疫苗放在箱中,打包好后直接寄给黄某云。

  通过计算,从2012年到2014年,赵某、黄某云向季某娟汇来货款总计78万余元。除了季某娟,赵某、黄某云夫妇还向黄某兴等其他卖家进货,然后再卖给下家。

  作为主犯的赵某和黄某云夫妇,为何能长期从厂家买到货?据二人交代,夫妇俩分工合作,赵某主要负责与制药厂家联系和调货,而黄某云主要协助联系买家,提供疫苗给下线。赵某称,对方愿意给他供货,一般出于两种原因:一是想从中吃差价,二是为公司止损。

  为何不愁卖?

  价格较便宜多流向基层卫生所

  作为下家的陈某艺、陈某纪,拿到疫苗后,转卖给魏某等个人以及南宁良庆区、桂林兴安县、北海合浦县等地乡、镇卫生所,从中赚取差价。

  据陈某艺供述,其向商家购买的疫苗,都是有销售门路的。批量购回疫苗后,他都是销售给需要这些疫苗的患者或者乡镇里的村医。为何这些疫苗不愁卖?陈某艺说,因为相关二类疫苗在大医院里很缺货,而且医院里的药物比较昂贵,而非法疫苗每支要比从正规渠道购买的便宜5至10元。

  令人意外的是,在该案中,还有在职医护人员的身影。嫌疑人陆某是南宁某医疗机构工作人员,2010年其母患有肠癌,后来又有肾癌,需要人血白蛋白。由于医院人血白蛋白紧缺,陆某通过平时工作掌握的资源,于2014年开始向赵某购买人血白蛋白及流感、肺炎等二类疫苗。

  办案人员搜查陆某住处时,在冰箱里搜出了人血白蛋白、乙肝疫苗、狂犬疫苗等。据陆某供述,这些涉案的人血白蛋白有两个用途,一是给其母打针用;二是卖给他人从中赚取差价。其中,查获的流感、肺炎等其他二类疫苗就专门用于卖给别人赚取差价。

  据检方披露,公安机关在赵某、黄某云夫妇仓库及住所搜出流感疫苗、肝炎疫苗、狂犬疫苗等多个品种疫苗及人血白蛋白等药品共计5899瓶(支),查获数量相当惊人。

  目前,该案由南宁市西乡塘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后,西乡塘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对黄某云等13人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7年,并处罚金5万元至40万元不等。

  ■案件起底

  非法疫苗隐患重重

  目前,国内的人用疫苗分为两种:一种是免费、强制的,叫第一类疫苗;一种是收费、自愿的,叫第二类疫苗,向市场开放。

  我国对疫苗的销售、储存和运输有着严格的管理制度,包括个人不允许从事疫苗及人血白蛋白等药品的买卖、医药公司从事这方面的业务必须取得相关资质及运输要用冷藏或冷链箱等。

  本案中,主犯赵某和黄某云夫妇从制药厂家购进疫苗后倒卖赚取差价。至于所销售的疫苗是否正规,赵某称,疫苗上均有电子码,应该是正规厂家生产出来的。但即便这些数量庞大的疫苗都是从正规厂商或其医药代表处购得,也不代表这些疫苗就没有风险。

  据专业人士介绍,疫苗最大的风险,来自控温。因为疫苗是一种脆弱的生物制品,对温度敏感,存储要在冷库,运输要靠专用冷藏车。除极个别种类的疫苗需要在零下20℃的低温冷库中存放外,一般的疫苗,需存放在2℃至8℃的常温冷库中。

  如果长时间让疫苗处在室温环境中,最大后果,可能会造成“无效免疫”。而无效免疫的最严重后果,是造成疫苗接种者死亡,虽然概率很小。

  而本案中,上线季某娟发货未按国家冷链标准;主犯黄某云向下线发出的疫苗及生物制品,也基本是塑料袋加冰包装,由大巴托运送往乡镇卫生院,并未使用严格的运输存储设备,其中隐患重重。 (记者 周志英 通讯员 蒋承文)

编辑:覃凤妮


扫一扫关注南宁新闻网官方微信

扫描小程序看更多新闻